搜索
  热搜: 重锤康复杯 顺炮
鲁中棋牌文化网更换域名:http://www.lzqpwh.com/
查看: 61815|回复: 143

临淄象棋百年史略待定稿 附《一个病毒的自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6-28 08:33: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酷爱梅桔 于 2015-1-19 20:48 编辑

                                             

                            临淄象棋百年史略待定稿   

                                    ——写在十三种象棋古谱抄写本前

     一次抄写打印这么多象棋古谱,无论何种理由,都让人觉得有点“饿疯”了的感觉。余以为黑眼珠见了白的银子尚且变大,何况是老辈留下来的这些“宝贝”。这种“饿”不唯只有象棋谱需要,就连武术的太极拳、八卦掌、长拳短打、软硬气功、摔跤、周易八卦、阴阳五行、中医针灸等等,也十分必要。这些先辈留下来的无价之宝,如果不赶紧“吃”在“肚子里”,便会流入到别处去。因为传说金银财宝自己会“搬家”。等到人们感觉到“饿”的时候,再想吃可就来不及了。那得看别人的脸色。自己的东西,要向人家讨要,还得看脸色,未免有点尴尬、丢人。
    但有些事情是不依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由不得自己。这就像古书里讲得一个童话小故事,故事是这么写得,一个人很不情愿地被冲进了汹涌波涛的洪水里,就像一片风豆叶一样箭一般向前冲去,这个人急了,大声喊:“快别冲着我再往前走了!我不想死。”这时洪水忽然说话了:“既然你被冲下来了就得走,你是走也得走,不走也得走,生死由命,富贵在天的事情,这却由不得你!想住下,门也没有!”这个人预哭无泪,豪无办法,只得任由洪水捉弄似地又箭一般向下游冲去。
    还有一个关于“宝贝”的故事,大意是有一个叫化子,穿得破衣烂衫,怀里揣了一些夜明珠之类的“宝贝”但他却不知道这些东西价值连城,只当是些发明的,又好玩的“行货”(方言玩具讲),他该打莲花落还打莲花落,该要饭,就要饭,要着就旁落无人地大吃一通。旁边一些懂行识货的人,都羡慕不已,垂涎欲滴,只恨弄不到手。日久,这些无价之宝便被这些贪婪地人连“偷梁换柱”带伸手去摸,抵盗光了,这个叫化子却昏然不觉。
    以十亿论的人口,象棋迷有几亿人。下了一辈子象棋却不知道有象棋谱的人大有人在,比比皆是。这些凝聚了一代又一代人的心血,甚至有的人付出了毕生的精力,创造出的棋谱,在印刷业网络发达的今天,居然连本像样的单行本都没有。时间再往前几百年也没有,大概这些棋谱,自诞生以来就没有出过单行本。这里边固然有些其它因素,比如把这些棋谱视作填肚子的饭碗,饭碗当然不会轻易给别人更不会自己砸破,那样是要饿肚子的,随之生存便成了问题。再就是很大一部分人把这些“宝贝”视作己有,只在自己家里一代一代的往下传,是绝不让外人见得。岂不知这些“宝贝”原本就属“公家”的,这一点他不懂,就是懂也装不懂。再有,就是一些有识之士,费九牛二虎之力,倾其所有,出过一些棋谱,人们或是无缘得见,或是碰上摸摸囊中羞涩而忍痛割爱。有那些不要命的,一碰上又无钱,便急忙跑回家,东借西凑,等到钱够了再跑回去,书已告罄,何时再版,遥遥无期。记得一部电视剧中,一个日本人说到中国的象棋谱,什么什么棋谱第几页,什么内容说得准确无误一字不错,作为国人,真有点汗流浃背,脸无处放的感觉。
    这些“宝贝”尚若在人家的箱子里锁着,那是当然豪无办法的,但日久已经从箱子里滚到外面来了,人们就像上边讲得叫化子一样一点也不知道去珍惜它。任由这些“宝贝”从箱子滚出来,再埋到土里去,或是外人的箱子去。这是天大的遗憾,自己的后人也不会原谅的。
    该刹车了,序文写长了,是犯忌讳的,也不是书家之所为。要知一篇好的序文对于一本书来说实在太重要了,比如请一些名人或官员之类,不用论水平的高低,草草地写上几句话,也不用问文章的通与不通,顺与不顺,单就这身份就不同凡响。谁还去管里边的文章如何如何呢。这本书也就随之身价倍增。这就像一个待嫁的女子穿上一身华丽的嫁衣一样重要。但余太穷,竟无力给这些有我心血的“宝贝”穿上件子像样的衣服,哪怕是带有补丁的旧衣服,就连铺天盖地的广告也比这阔气,让她们近乎以裸体去面世。没有就没有吧。但我相信这些“宝贝”一定会像一些懂事的女子一样,不计较嫁衣的多少,也从不责怪受了一辈子累却连一天福也没享的父母,会依靠自己的勤劳和善良去打动婆家人的心。这些有着不平凡经历的象棋古谱也一定会以精妙绝伦地无一复加地谱招去征服天下的棋迷。忘记我们的“总司令”在什么场合,说了这样一段话,大意是“不要看这些谱招精妙不精妙,绝伦不绝伦,单看这些棋谱的序言跋文便是一种很好的精神享受”这当然不是原话,也当然不是指像这篇序文一样的序文,司令就是司令,常有些异于士兵的见解。悟性总是高出凡人。吃地瓜(红薯)竟吃出香蕉的味道来。不过就是有点深奥,不说别的,单就这个非有“举一反三”水平以上不能理解得“精神享受”,就够一般人想好几天的。估计大多数人都认为是什么好玩的“行货”(东西),好玩是好玩,但不懂玩法也是瞎子点灯白费蜡。建议“司令”今后多说点“举一反二”或是“举一反一”的东西,这样有利于士兵的理解和“司令”“思想”的普及。
    夜已深,边说着刹车却又写了一些废话,笔游起来,便有点刹不住。这也与里边有些太多的东西理不清,顺不明有关,强刹车也不一定好,这就像一个会气功的人运足了气,表演完了要收功,那他一定会慢慢地收功,放松,收功急了会出毛病的。
    这篇文字,文不像文,序又不像序,自己也拿不定主意算什么文,就算“二不矬子文”吧(方言不上不下的意见),要算序的话恐怕要破吉尼斯世界之记录。破就破,没什么了不起!人们也是啊,上述那些“宝贝”不就些很好的世界之最吗,何必大老远的跑到吉尼斯去,破些毫无意义的什么记录。另外本书棋谱的排列无什么规律,是按抄写的先后为序。内中变招按出现的早晚又重新编排了序号,次序变内容不变,且更利于记忆和排演。当然比起“四大发明”来这算不了什么,但毕竟是有点创新。也给这些老谱添一点新意,更是对序文长这一缺陷的补偿。“桔中秘”的全局基本全包括了“适情雅趣”的全局内容,故十二种谱戏称十三种,这一点不十分重要,但需说明,别让人说:“不识数,还想弄文弄墨,也不怕方家笑话。”其实大凡说这话的人对“方家”都不甚了解,如果这样鸡毛蒜皮的事情也能惊动“方家”的话,那这个“方家”也就不成其为“方家”了。真正地“方家”“大事”还顾不过来,谁还去下顾这些琐碎小事呢。

                                                                  
梅痴老人写于淄畔书屋
 楼主| 发表于 2016-8-20 07:49:4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酷爱梅桔 于 2016-8-20 08:41 编辑

临淄“棋痴”归仙境“天马行空”任遨游

上世纪九十年代,至2010年,在临淄火车站附近,或大酒店前,或广场边,每每见一卖冰糕的,个不高,长方脸,红脸膛,一脸正气。在他的冰糕车旁,往往有一大堆人在下棋。有时同时摆开好几盘,人们闹闹嚷嚷,指指点点,好不热闹,这人就是老马。
可别小看这个棋摊,它在老马心中的地位,却远在他的冰箱车子之上。每天清晨早八点左右,他会准时从车站西边的,铁路家属楼大院里,推着冰箱小车,缓缓而出。到达现场,他会先把小棋桌摆开,放上棋具,然后再把七、八个缺胳膊少腿的撑子摆在小桌四周。就像伺候一个要上学的孩子一样,一切拾掇挺当,这才去整理冰箱,插电源。接着棋迷们便东一个西一个的聚拢过来,摆棋开战,开始了一天愉快地生活。天长日久,这一套程序,便成了一成不变的规律。或有读者要问:“为何八点以后才摆摊?”这是因为每天晚上,棋迷们都挑灯夜战,到十拉点才收摊。收得晚,便摆得晚,这也没什么奥妙、稀奇。
老马,本名马生元(1936—2012),滨州杨辛人,祖辈为农。1954年参军,去过朝鲜战场,胜利归国后,随部队在甘肃住防,后转业到铁路部门,成了一名职工。妻董振英女士,比他小三岁,也是杨辛人,老马膝下有三子,无女,长子是车队汽车司机,次子是铁路部门一工程师,三子也在铁路部门,属技术人员。三个儿子竟有二个秉承父业,干铁路。
他自从参加工作后,吃上了饱饭,一不酒,二不烟。“饱暖生闲事”,业余时间他便迷恋上了象棋。渐渐下棋就比吃饭急了。由于文化程度不高,没打过棋谱,虽说“痴迷”,但水平却一般化。不过实战多了,也积累了自己的一套战法。比如说“三步虎”的变例。何谓“三步虎”,这是一个象棋术语,一般指开局首着马二进三,第二着炮二平一,第三着车一平二。反方向也是马八进七、炮八平九、车九平八,也是三步。开局如上所述,连续出动一边的三个大子,谓之“三步虎”。有的地方也称“文人三把刀”。此势有如下作用,正马护中兵,一兵或九兵,边炮先是守家,可阻挡卧槽马,并护另一边的马,得空就炮击边兵或沉底,或击中卒。早亮车,是因车是大子,有“一车十子寒”之说。必须快出。棋谚称“三步不出车,必定是臭棋。”可见车之重要。此招甚合棋理,实战又尽显效力,人们便称“三步虎”。老马在用此招时是跳马,拨炮,车却不动,而是接走炮打边卒,车护边兵,直冲过河。以不出车为代价,抢渡一边兵。实战中,此过河兵,不是困死对方一只马,便是破士象,甚有威力。他用此招是娴熟无比,与人对弈,几乎局局如此。当然了,这对水平稍高点棋手,几乎没什么效力,只对那些稀松平常的棋手才有威胁。这甚至算不上什么招法。但老马用着顺手,也就成了他的绝招之一。
老马待人亲切随和,所以棋迷们都很乐意在他那里下棋。由于崔新强、孟凡刚、崔允智、殷执德、刘光明这些水平较高的棋手,经常在那里下棋。别乡镇的高手来辛店,一般都会光顾此棋摊。如葛家村的于随新、于明付、蒋王庄关俊生、朱台刘克刚、梧台镇王焕忠,这些区一流的棋手均曾在这里下过棋。还有一些来辛店办事的棋手,事成之后,有时间就下上几盘,没时间就看看。总是在此逗留一番。外地棋手有时也在这里驻足。马师傅的棋摊是城镇里最具人气,水平最高的棋摊。
每到中午和晚上吃饭时间,董振英便会挎个小篮给马师傅送饭。宿舍楼至火车站附近也就百十米距离。他吃饭从不讲究也不问什么饭,饭送到后,洗洗手,拿起馒头便吃,菜也不说咸,也不说淡。每到这时,贤淑的董振英便会单眼看着心爱的丈夫,狼吞虎咽。表现出十分满足地表情,夫妻情深,溢于言表。
说到吃饭,余想起了一件事,那就是2013年冬,牛献军老师命我搜集材料,准备写“象棋史”一书。在向董振英了解马师傅的一些情况时,她给我讲了一个关于吃饭的故事,未曾开言就先流泪。我说:“马师傅是一个好人啊,我们下棋的对他评价均很高,善良,实在,乐于助人。”她含泪说:“可不是那怎么着,你说那一年,俺和他从部队上坐车往家走,在火车上,他见一娘俩没有饭吃,孩子饿得直哭,你说,他把自己的饭就给了那娘俩,自己不吃。我的那一份就给了俺的孩子。你说说,俺们凭票就买了两份饭,他送了人,俺俩就饿着肚子来的家啊。那个年头啥也凭票,他不是在部队上还能买出来,那娘俩也没有票,也没有钱,请着挨饿啊!”我看他直抹泪,心有不忍,毕竟七十多岁的人了。便说:“是啊,那些年都吃不上啊,咱这样办,今天我还有点事,咱改天再谈吧。”“行啊!”我便赶快骑上车走了。心说:“老马真有福,摊上这么一个好媳妇,贤慧、安雅、端庄、标准的贤妻良母。”
由于下棋就有胜负,有胜负便有争吵,甚至动手动脚,最厉害的能拿刀动杖。马师傅凭着一身正气,制止过许多这样地纠纷。他夺过刀,抢过杖,拉过架,为这,还替别人挨过拳头、巴掌。别人劝不下的事,他一出面便风平浪静。
马师傅,快言快语,说话简捷干脆,事行就行,不行就不行。特别是原则问题,更是寸步不让。表现了一个军人特有的性格。别的冰糕摊,一般卫生均不管,现场都是留给环卫工人,他却不,一有空闲,便转悠着拣棋友们扔的冰糕纸、把。吃烟者,他总是嘱咐烟把别乱扔,要扔在棋桌下,他一块打扫。棋迷十个倒有九个不大“帮寸”,心思全在棋上,读者若要不信,碰有下棋的,聚精会神审棋时,你上去冷不防骂他一句,他也不一定反应过来,弄不好还要冲你笑笑。下棋,有时二人犟了起来也押钱,老马总是阻止不让押钱,或不让数额过大。棋友有时手头不便,去他处拿烟没有不行那一说,碰着有事,借他个三十、五十、一百、二百,更是痛快无比。拿烟的有时忘了还钱,他也不计较,从没和别人红个脸。总是急人所急,供人所需,常说:“与人方便,自己方便。”一想到这些,他的音容笑貌便如在眼前,倍加怀念。
马师傅的三个儿子均很孝顺,各人参加工作后,对他十分关心,知他过去没捞着福享,想吃啥便给他买啥。他呢一生清苦,对生活也不大讲究。只知道吃个猪头肉、肥大肠,就是天底下最大的享受了。他最喜吃肥大肠!于是乎三人便隔三差五地给他割肥大肠吃,孝顺便回家勤,每逢过大礼拜均都去看望他,过节更不用说了,肥大肠割重了也是常事,估计半斤、四两的也拿不出手,马师傅到底吃了多少肥大肠,现已无从知晓,这一习惯是董女士说到孩子们均孝时说的。
为增趣意,在这里简单地介绍一下胆固醇。胆固醇又名胆甾留,是一种类似于脂肪的物质。最早,先从胆结石中发现,1816年科学家本歇尔,将它命名“胆固醇”。它是形成动物细胞膜、合成胆汁酸、维生素以及甾体激素的原料,缺之不可。自身合成70%,食物摄入30%。食物摄入只能吸收30%,一个成年人每天从食物中摄入200毫克,就够身体所用,一个鸡蛋黄含三百豪克,就是说每天一个鸡蛋的量足矣。“胆固醇”摄入过多,可引起动脉粥样便化,静脉血栓,胆石症等。植物性“胆固醇”无动脉硬化的作用。一切食物分高、中、低三种,每百克食物含“胆固醇”低于100毫克为低;含100-200毫克为中;含200-300毫克为高“胆固醇”食物。所有动物脑、内脏,包括心、肝、脾、肺、肾、胃、大小肠、头蹄等均属高“胆固醇”食物,还有蛋黄、蟹黄、蚌肉等。脑中最多,如牛脑中,每百克含2447毫克“胆固醇”。其它从略。
闲话少叙,话说大约2010年左右吧,马师傅的棋摊突然撤了,后在路上碰上他才得知,患有冠心病才不干了。以他闲不上来的脾气,还要干,可是孩们说啥也不让他干了,让他专心养病。可是他对自己的病马马虎虎,吃药不及时,余曾对他说过“靠着吃药,若不行就赶快去放支架。”他便说:“没事,犯了,安稳稳地待一会,就不要紧了。”终于在2012年病情突然加重,未抢救过来,去世了。尽管离医院不足一公里。
2014年值马师傅去世二周年之际,余胡乱凑了一首嘱友歌,以示对他的缅怀。歌曰:“老马老马听我道,我是仉行叫老赵。仙家规矩不一般,嘱我好友要知晓,架鹤乘云倍小心,千万不可瞎胡闹,应邀赴会要知礼,蟠桃吃时要擦毛;人参果好要多吃,仙洒醉人容易倒,三杯两杯五六杯,适当喝点最为好。见着仙草便盗走,关键时候命一条,灵芝首乌能延年,八卦炉里丹更妙。吃鱼鱼刺要吐净,猪、牛、羊肉须细嚼,蛋黄肥肠要少吃,预防“胆固醇”变高。赤脚大仙容易哄,别去给他乱设套,卷廉大将常会晤,天蓬元帅少结交。有事去找孙悟空,本家事情不辞劳。唐僧心善好说话,时不时地便去找。遇到麻烦别心慌,太白金星和事姥。有病及时去医院,多吃大蒜不感冒。查出大病动手术,一定备好大“红包”,没有“红包”刀倾斜,二次开刀不轻饶。若是手紧钱不够,托个梦来我去烧,病好以后杀二盘,神仙棋艺个个高,三步老虎要走全,审棋运子别毛躁,改天寄去谱一本,杀得他们直讨饶。闲来无事多喝茶,清血清食真正好,时不时地睡一觉,精神焕发春不老。三年五载去作伴,二人联手称英豪。背着棋谱去作战,一定会会众神仙。一天一天又一天,一年一年又一年。今天就到此为止,过天再给您去函。阴阳二隔不方便,交往不用太频繁。有事晚上托过梦,发个短信要发全。阳间整冠敬个礼,阴间给您颂大安。”此歌作在五、六月,时间二O一四年

发表于 2014-6-28 09:11:39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4-6-28 09:16:0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实在是好!
发表于 2014-6-28 09:23:18 | 显示全部楼层
比我加的横批强多了!

点评

谢谢夸奖!  发表于 2014-6-28 09:35
阎老师横批别有风味,不妨转过来比较欣赏。呵呵  发表于 2014-6-28 09:25
发表于 2014-6-28 09:36:21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4-6-28 11:29:45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是淄博棋界我最敬佩的兄长之一。拜读先生大作,敬意再次油然而生,衷心祝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发表于 2014-6-28 23:20:04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5-1-21 21:33:05 | 显示全部楼层
   百年史略,大开眼界!
 楼主| 发表于 2015-1-23 19:13: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酷爱梅桔 于 2016-11-8 13:41 编辑

处处设卡
发表于 2015-4-14 09:03:08 | 显示全部楼层
                           妙运双炮, 剑走偏锋
                       --临淄棋手李冠一的一盘对局

    李冠一是临淄皇城曹村人。早年经常往来于临淄青州之间,做一些小生意,顺便以棋会友。青州老棋手李锡田老家也是临淄,与李冠一是老乡兼棋友。卖不完的苇席等货物就存放在李锡田家中,李锡田家就成为了李冠一与青州棋友会战的场所。
    我1978年春在青州得识李冠一,这时他已不做生意了,但还每年都来青州会见棋友。李与我一见如故,后又建立了书信联系,给了我不少指点与鼓励。我曾骑自行车远行百里去他家拜访,他住在偏僻的乡村,两间东屋,两间西屋都很旧,院落也很破败。但为人豪爽热情,不仅盛情款待我,还陪我周游临淄遍访象棋高手。看得出李冠一在各界棋友中人缘甚好,所到之处都受到了欢迎和招待。我那时年轻,初生牛犊不怕虎,在李冠一的介绍引领下,与当时临淄的高手下了不少棋。现在记得有公安局的崔股长,水利局的阚局长,人民医院的会计(好像是姓李),淄河公社的一个副书记等,吃住在修建铁路的一个棋友处,只可惜当时光知道下棋,不注重人际交往,许多的人和事现在都忘记了。
    李冠一对鸳鸯炮,龟背炮等冷门布局颇有研究,经常以此迎战各地棋手。但留存的对局资料很少,仅从李同顺处见到一则记录,是李同顺先负李冠一之局,是鸳鸯炮的一个典型变例。管中窥豹,可见李冠一当年的棋艺风采。介绍如下,以纪念李冠一先生,也感谢李同顺先生给我们保存了这一珍贵的资料。

  ①红第四回合进马缓手,被黑右炮退而左移,发挥了鸳鸯炮的威力。应炮八平六,黑如仍退右炮,可炮六进六阻挡。
  ②5—8回合,正是鸳鸯炮的常规战术手段。双炮如影随形瞄准红方右车,但又引而不发,如直接炮2平8打车反而无趣。
  ③红炮击双士并无实质性的攻势,因左车难以开出,双马也无出路。
  ④黑方23回合的兑车欺车和27回合的跳马隔断,均为妙手,立刻使红方防线崩溃。纵观全局,黑方充分发挥了鸳鸯炮的反击作用,着法紧凑,堪称佳局。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齐鲁智力文化网 ( 鲁ICP备11007780号

GMT+8, 2019-6-18 07:28 , Processed in 0.178080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6-2014 棋牌文化网. Designed by ARTERY.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